张雪瑞三个航标的河流

张雪瑞三个航标的河流
#Exhibitions

可以将张雪瑞的画想象成一座建筑的正立面,均等的方格如同窗户分割了整个画布,这些方格平行于边框,预设了几何上的确定性,而画面的动态来自色彩,在大多数情况下,每一格的色块与邻格之间以不易察觉的渐变关系组接在一起,整体的节奏显得柔和,舒缓;如果说色阶的梯度达成了画面的空间深度,但每扇窗里的故事又是隐匿的,类似于忽明忽暗、或冷或暖的灯光隐约地透出窗帘, 而窗帘背后具体发生的情节却不得而知,它们以非再现的方式讲述了一个故事,更准确地说,对应了一种意识流的独白。

 

“在生活中难以实现的亲密关系,我希望能在绘画中体现出来,一种我和色彩之间的亲密关系”,1 画家并没有将她自己或我们引向形 而上的层次,而是在逻辑化的制作中,强化了与现实的平行性,“画面是‘亲近’的,主题是‘疏离’的”,2 这就像你驾车时打开音响,置身于一首歌的旋律里,而与途中拥塞的交通,乃至整座城市的环境有所疏离,你的意识流动在那种已然被旋律所改造的时间感里,对于张雪瑞而言,方格就是节奏,就是构成了她的抽象旋律的要素,她将自己移情到了这些格子里,稳定地实现那种亲密关系,这里没有现实中过于剧烈的起伏与动荡,焦灼和恐惧被转化了,她和色彩的亲密性越强烈,她就与现实越疏离。

“一幅画就是一个方程式”,3这是柯布西耶和他的朋友早在1920年就说过的话,这也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张雪瑞的创作方式,她首先会调出属于每一幅画的 “ 三原色 ”,即三个色块,将它们“分别置于布面的三个角,我将这三个角设定为A、B、C。假设从A到B的区间有10个方格,那么每个格子里的颜色都是A、B的颜色按照不同比例调和而成的,以此形成颜色的渐变。从三个角出发,走到画面的第四个角的过程里,颜色的变化是无法预计的,停留在第四个角的颜色实际上是一个彻彻底底的‘意外’” 4——你可以感受得 到,她的绘画过程类似于一种缜密的计算方式,作为结果的第四个角几乎是被一步一步推定的,“意外”在于,手感、情绪或隐秘的欲望构成了活跃的因子,伴随着整个创作的进程,以致于第四个角兑现了感性的暗流,当这个色块浮现出来,意味着某种和谐。

Manuela Lietti - © 2020 ARTE.it for Bulgari Hotel Beij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