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时代的自我画像

数字时代的自我画像
#Art

展题借鉴自科学学科辞典,有意传递出讽刺意味。其实,在张培力的“关于强迫症的年度报告”个展中,一切都超乎于存在之外。但是,艺术家借助不同领域的创新技术对“自我”和“肖像”进行的研究,着实令人惊异。这种尝试驱使张培力对医学、科学、工业等不同领域的信息传递形式展开了深入的研究。艺术家将不同领域的技术和非凡的艺术直觉相结合,为难以捉摸的事物赋予了可以感知的形态。例如,张培力借助最先进的医疗技术,收集了有关肉眼看不见的人体部位的数据信息,然后转化为可触碰的实体,将抽象的数据具象化。在作品《常用的数字》中,艺术家身处纯白空间,以灯光为工具,通过二进制代码的方式创作了一幅自画像。令人惊异、发人深省——张培力用艺术,引导着人们思索“看”与“被看”的意义。

Paolo Mastazza - © 2029 ARTE.it for Bulgari Hotel Shanghai